首页 > 滚动 > 正文

“重塑链接”让城市更美好

2021年03月01日 07:04   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柳森 

  前不久,众多传播学者、建筑规划学者齐聚杨浦滨江,就城市存量更新背景下的城市传播、市民文化空间打造,展开头脑风暴。 

  他们发现,未来的城市活力,将由更多的“链接”来塑就。尤其在城市能级提升需求迫切、城市土地余量接近于零、“网络社会”“媒介城市”特性日益凸显等多重因素的交叠之下,传播愈发成为激活城市空间与社会交往的重要力量。 

  城市传播如何更好地鼓励沟通与分享、激活公共空间内涵、触发城市治理、塑造立体可感的城市形象与城市品牌?学者们纷纷跳出既有的学科框架,互相碰撞,激发彼此的灵感。 

  当传播学者和建筑学者走到了一起 

  在圆桌对话环节,复旦大学信息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孙玮教授的一番“自白”打开了大家的话匣子。孙玮坦言,虽然自己所在的研究团队在2011年就提出了“城市传播”的想法和相关概念,但她真的是“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和以城市规划为专业志趣的学者产生学术往来。 

  传播学者为何会和建筑学者走到一起?这一现象能说明什么?孙玮自问自答:经过了近十年对城市传播的研究,自己最近和学生经常交流的一个问题反而是“人之所以为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标志是什么”这样的元问题。她很认同芒福德的看法——人之所以为人,之所以能够从宇宙生物当中“脱颖而出”,成为能够创造文明的物种,有两大标志:第一,人创造了语言、文字、符号,创造了媒介;第二,人创造了可以将更多人聚集到一起的实体空间,创造了城市。而这两大创造的共同特点,是可以储存文化、流传文化、创造文化。她想,一定是“让城市可以创造更美好的文明和文化”的美好愿望,让越来越多的传播学者和建筑学者走到了一起。 

  而相较以往,孙玮看到,今天的传播学者与建筑学者都遇到了一个新情况。那就是,数字媒体在全球的崛起。 

  面对这一新情况,做城市规划课题的学者会感到困惑:既然人类已经借助互联网技术,拥有了简便好用的全球化传播手段,人还需要实体交流空间吗?参与各种社会交往活动时,人一定要“在场”吗?如果这个答案是“不一定”,未来的城市建筑、未来的实体空间该如何发展、变化? 

  而从事媒介研究的学者也想知道:当数字传播技术使“虚拟空间”中的交流几乎无远弗届,人类看得到的、感受得到的“公共空间”也跟着拓宽了吗?人类能够触达的公共空间是否面临重塑? 

  好在,现场的交流热情已然让学者们感受到:人类还是需要实体空间的,人和人之间面对面的相遇和交流无可替代。未来,虚拟的公共空间与实体的公共空间之间的边界会越来越模糊,但人与人之间多点、多方向的交互始终是重要的。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教授袁艳最近也开始关注建筑和城市规划。受建筑和城市规划相关学科学养的启发,她发现人类的交流有赖于各种信息网络的交织和链接。链接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种,却不存在哪一种链接方式可以独树一帜,完全覆盖其他链接的功能和价值。人类社会就是多元的。纵使人与人之间的链接方式会不断变化,时而交织、时而平行、时而冲突、此消彼长,但只要能够尊重不同链接方式之间的差异和张力,允许不同的链接都可以打开、展开对话,人类总能展开新的想象,找到解决问题、应对挑战的新思路。 

  怎样的“链接”更值得追求 

  作为一名实践经验颇丰的建筑学者,同济大学李麟学教授分享了个人关于“城市、媒介和人”的思考。 

  G20峰会期间,李麟学参与设计的杭州市民中心和周边建筑群构成了城市传播的媒介,既呈现了江南文化的韵味,又传达了中国形象的主旨。而这,并不妨碍当地的老百姓依然可以同时在市民中心的回廊里开展各种各样的休闲活动。他们有的打着太极拳,有的来到平台上欣赏城市美景、参与重大公共文化事件的发生。这让李麟学看到了一幅充满活力的城市生活图景,也让他展开思考:怎样的“链接”方式更值得追求?怎样的建筑和空间组织方式可以既达成物理功能、又激发所在区域的活力? 

  李麟学关注到一个现象。如今,在纽约、东京、伦敦、上海等全球超大城市,电子屏嵌入城市景观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包括信息亭、大型公共屏幕、电脑化的交通系统等在内的多媒体设备,更是成为塑造城市公共空间的常用元素。它们被内嵌于都市公共设施之中,位置多种多样,形式千变万化。 

  李麟学认为,利用多媒体设备塑造城市形象,不失为城市品牌营销的重要手段,也是城市传播的重要领域。但如果这些媒体设备的使用,不重视引领受众对本地生活的鲜活认知,无法在精神与意识的层面上融入当地人的日常生活,其传递的就不过是一种纯粹的消费文化。换言之,在使用多媒体设备营造公共空间氛围的过程中,一定不能忽略了对城市公共空间“真实性内涵”的打造。那才是城市公共空间的核心价值所在。 

  什么是城市公共空间的真实性内涵?有三位学者或专业人士的观点曾给予李麟学启发—— 

  美国社会学家雷·奥尔登堡从城市及社会研究角度,提出了“第三空间”的概念。除去家和居住场所的“第一空间”,人们花大量时间工作于其间的“第二空间”,奥尔登堡将聚集了自愿的、非正式的、期待聚会的常客的公共聚集场所(如街道、咖啡馆、酒吧、社区中心等),称为“第三空间”。在他看来,相比传统公共空间,“第三空间”更强调公共场所的可进入性、社会交往性、信息密集性与功能多样性。 

  美国社会学家和城市规划学家简·雅各布斯在《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中提出,交往是大城市生活的灵魂,呼吁人们重新认识街道的功能,认为街道不应仅仅承担城市的交通功能,而应是联系人们日常交往的重要场所,是城市中最有活力的器官。 

  丹麦建筑师及城市规划师杨·盖尔呼吁建立高质量的户外交往空间,强调将城市视为聚会场所,并提出加强步行交通的积极策略。 

  李麟学的感悟是,城市作为一种“媒介”,不仅仅是搭载了灯光、媒体设备的平台,应该更多地成为人们体验空间的载体,成为促进信息流通、资本流动、人类交往、文化融合的容器。深度发现并重构城市、媒介、人之间的关系,增强城市的形象、温度与魅力,才能使城市传播更好地连接公众、链接场景、贯通社会和创新。 

  吸引更多市民体验可行走可阅读的上海 

  同济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张昱辰联想到了此次头脑风暴的发生地——杨浦滨江步道。 

  他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互联网刚刚兴起时,曾有未来学家断言,数字媒介社会将会创造一个跟实体空间城市并行的“比特之城”,并认为,比特之城是对现有城市的一种替代。现在看来,数字媒介确实慢慢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但就在杨浦滨江步道,上海市民充分展现出对步行的热情。 

  步行既锻炼了人的体魄,也让大家在一个数字媒介无所不在的时代,依然体会到以全感官的方式直接参与城市生活、直接跟城市实体空间产生交互的美好。这提示如今的建筑师、数字媒介从业者,自己所参与的实践,不是一种对公众“另外的吸引”“额外的吸引”,而是要能够鼓励公众,去过一种更健康、鲜活、可感的生活,更多地回到城市生活或是城市实体空间本身。 

  张昱辰认为,行走、漫步不是无所事事,更不应该变成一种奢侈,应该重新回归为都市人生活的一部分。而在此过程中,数字媒介可以辅助大家进入这个实体空间,也可以创造更丰富的手段,让这个实体空间变得更灵动、美好。这里所说的数字媒介,可以是链接历史知识的二维码,也可以是其他更丰富有趣的参与式体验活动的数字信息入口。 

  他相信,这样的尝试,不仅可以重塑整个公共空间的活力,还能吸引更多市民以“在场”的方式,体验一个“可行走”“可阅读”的上海。未来,只要他们有时间、有兴趣、有意愿,就可以通过城市漫步或城市行走这样一种亲身参与的方式,感受自己脚下这座城市的呼吸,拥有更多契机来提升自己的幸福感。 

  2019年的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在杨浦滨江举办。其间,“杨浦七梦”展览借助七组研究和创作,勾勒出曾经生活、工作在这里的人们发生过的故事、如今怀有的梦想。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潘霁教授是那次展览的创作者之一。创作那次展览的经历则让潘霁对“如何把空间和媒介结合起来”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潘霁发现,虚拟空间中不同个体之间的连接,并不直接导致并产生有意义的沟通。这里所说的有意义的沟通,本质上是一种有效的社会交往。对现代都市人来说,社会交往能力并非与生俱来,需通过学习才可以获得。如何习得这种技能?潘霁认为,要靠各种“相遇”的发生;相遇的人群越多元、异质,越可能有新的东西被碰撞、生成出来。 

  与会者普遍意识到,数字技术在便利人类沟通、让人获得极大的信息满足的同时,也很容易将一个人的身体禁锢在一个地方,觉得无趣了可以戴上VR眼镜让想象力驰骋一番,饿了要吃饭可以叫外卖。但是,“这样真的好吗”是大家心中共同的疑问。 

  相比之下,有吸引力的公共空间和参与式体验活动,却可以让人走出家门,去漫步,去探索,去接触更鲜活的生活现场。为市民创设更多演练社会交往技能、拓宽视野与体验的机会和场景,正是传播学者和建筑规划学者可以通力合作、大有可为的所在。 

  链接 

  影像和声音也是城市的财富 

  市民小鱼去英国伦敦旅行时,曾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书店里淘到一张名为“伦敦的声音”的唱片。 

  唱片内,刻录了十余条录制于伦敦街头、地铁、泰晤士河等普通市民生活中即可触达的声音。因现场感极强且剪辑精心,制作者还为每段声音配了图文、印成唱片内页,让打开音轨聆听的人有了仿佛“身在伦敦”的错觉。 

  小鱼觉得这种反映伦敦城市形象的做法非常有趣,回到上海后一直寻觅“海上同款”未果。她也想过自己如法炮制,创作一张属于“阿拉上海宁”的“上海之声”,苦于不具备专业收音能力和设备,只好遗憾作罢。 

  此次杨浦滨江步道畔的“头脑风暴”,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陆晔也参与其中。她讲述了自己近期跟踪观察的一次城市漫步主题活动。活动对城市影像记忆和声音记忆的珍视与灵活调用,让陆晔深受启发。 

  在这场名为“沿苏州河而行”的城市漫步活动中,主办方在网上征集了志愿者。在这些志愿者中,有写作者、学者、影像工作者、艺术家,也有不少普普通通的上海市民,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年轻的白领。大家共同围绕着“声临其境”“河流影像”“口述实录”等几大板块收集素材并进行二次创作。 

  “声临其境”板块最终呈现的是以声音为主的独立创作。点开作品链接就能看到一个多媒体作品,既有传统意义上的“写文章”的部分,也有内置的音频,还有图片、视频等影像记录。为了激发大家的创作,主办方曾组织了40多位互不认识的参与者,在苏州河上的12座桥漫步了一番,并写下自己对苏州河的观感。一位独立音乐人受邀从大家的创作中挑了一些句子,写成了一首歌。 

  在该活动的“河流影像”板块,活动的参与者共同观摩了一些创作于不同时期、与苏州河有关的经典影片或纪录片片段。观摩完毕,参与者沿着苏州河,重新探访了出现在影片中的地标建筑,一起深入了解其前世今生。 

  在陆晔看来,如今年轻人对城市漫步、城市行走活动非常感兴趣。一则,其文化含量高、颇具吸引力,行走的又是市民触手可及、亲切可感的地标建筑、地标路段;二则,这些活动非常重视协作式参与,通过一系列精心策划的活动,把普通人的“五感”、创意和上海本地历史文化资源深刻地链接到了一起。这样的形式在传统的媒体作品中并不多见。而有了声音、影像的加入,城市漫步活动最终创造出了一个可以激活城市公共生活、激发情感归属的社群。作为社群的一员,大家本着对城市的热爱和关注走到一起,一边收集声音、图片和影像,一边也在创造属于自己的文化表达。 

  无独有偶,日前,苏州河静安段以“阅读静安·诗话苏河”为设计理念精装亮相。市民沿苏州河静安段漫步,即可看到河边的防汛墙及栏杆上,呈现着用中英文、盲文镌刻的阅读沿河老建筑及描写苏州河的诗篇。设计者不仅在滨水栏杆处呈现诗话长卷,还邀请播音大咖及残障人士为诗词赋声。这种以多媒体形式邀请市民现场聆听滨水诗篇、触摸城市温情的做法,受到了很多市民的欢迎和喜爱。 

  (柳森 综合整理)


(责任编辑 :欧云海)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

“重塑链接”让城市更美好

2021-03-01 07:04 来源:解放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